点小心心专用号

换号 产粮时见ᕕ(ᐛ)ᕗ

哦哦哦太可爱了

低吟轻唱:

都画完了!1.2p是今年的明信片!!会印有点送亲友有剩再交换!感谢玉米老师为我写的字——!!(疯狂表白)3.4p做成吧唧玩!👐💝
转发抽一位朋友寄吧唧和明信片当是新年礼物乐!❤(邮费自理❗)
有空再抽!

挂件已经全部送出惹
图可以po上来啦
是羡羡和怜怜
间隔时间有点长画风都不一样了23333

这一次的表情包不加字啦
大家自己发挥吧(*^ω^*)
咸鱼花真的是很可爱啦
(´▽`ʃƪ)

他怎么这么可爱啊啊啊啊啊

改了几p表情
_:(´□`」 ∠):_

传个很久很久之前画的格瑞
爱他

[忘羡]明明就 14

一早起来就被喂刀
(٭°̧̧̧ω°̧̧̧٭)

香菇王子:

字数:3019


warning:推荐完结看




14




房间内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门口,但蓝忘机没有立时回应,只盯着魏无羡径自走过去,薄嘴唇抿成一条线。没有人说话,紧绷的沉默压在半空,蓝忘机走到魏无羡对面,拿出一个文件袋搁在桌上推向他。


魏无羡顿了下,刚把手伸向文件袋,蓝忘机拉开椅子坐下:“我没有签。”


他声音中的平静令温情意外地瞥了一眼,连魏无羡都有点怔住,蓝忘机也就耐心地看着对面,似乎在等回答。温情深吸一口气,把文件竖起来在桌子上敲出响声,硬着头皮冲蓝忘机笑:“蓝二少,我来介绍,这边两位是仙乐方面的负责人……”


蓝忘机还是没有为难温情,默许她将话题转到正事上,仙乐来的人也非常识趣,草草走过寒暄介绍的开场,其中看起来有点神经质的年轻人开始讲解。情节和之前温情转达给魏无羡的差不多,但更细化,每个节点的时间和可能会用到的媒介都已选好,也拟定了不理想状况下的plan B,虽然流于戏剧化,确实是兼具可行度和想象力的方案。


每过一个流程,仙乐方都耐心地停顿片刻等待两位主角的意见,但他们不约而同地保持沉默。温情一直在观察,整个讲解中,蓝忘机的平静始终如极地海面的冰层,没有一丝动摇——哪怕代表第一次说出“魏先生不孕”这个设定时,他也没有给出任何反应。


观众的心不在焉会反过来影响解说者的情绪,那个过于严谨的年轻人说到后来声音都从平淡变为干扁,结尾后例行公事地问:“几位有什么问题吗?”


石入大海,水花都没激起来,温情刚在心里叹着气准备开口,蓝忘机倒给出了可贵的回应:“我没意见,听他们的。”


年轻人便看向魏无羡:“魏先生,您呢?”


魏无羡“啊”了一声,才回过神般地先点了点头,才接道:“我也没有,温情,你……”


温情实在看不过,截断话头说她也没有,尽量真诚地夸赞了一番对方的方案,才用午餐邀请作这次“高效”会议的结语,就在这时,蓝忘机忽然道:“结束了的话,我想和魏婴谈谈。”


在温情的印象里,蓝忘机虽然冷淡,但从来礼数到位,像这样打断别人对话还是第一次。她转过头,俊美的Alpha盯着魏无羡的脸,平静地补充:“单独地。”


 


会议室的门打开又关上、脚步声和谈话声都远去后,蓝忘机开口:“忽然这么急,不怕你姐姐知道?”


魏无羡干笑:“方案的时间线也还挺久呢,我也没打算都交代,就照这上面和她说吧,……至少这两年。”他边转笔边看了眼手机上温情发过来的消息,视线移向放在两人中间的文件袋,“我那天放在床头柜上的玻璃瓶你去查了吗?是从带你去房间的那个Omega身上掉出来的。我问了清芳,那是一种违规药品,可以强行激发Alpha的深度发情状态……”


蓝忘机答得很快:“查过,不必担心,我心里有数。”


看来不是单纯爬床的人,魏无羡坐直身体靠近了些,视线转回蓝忘机脸上,认真道:“如果有我能帮忙的,你一定要跟我说,这类人可能从我们圈子里还好查一点,我说真的。”


从进入房间开始,始终毫无瑕疵的平静终于有所松动,蓝忘机收紧交握在桌上的双手,手背青筋凸现,他克制地问:“为什么?”


魏无羡手里一直流畅划弧的签字笔从手里掉出去,咕噜噜滚了老远,他迅速伸手按住,低着头说:“你想说那天的事?真不用了。”“你情我愿”到嘴边实在说不出来,他当然是愿意,蓝忘机呢?这样说也太耍流氓了。他这辈子和尴尬、惭愧这种情绪都缺乏缘分,仅有的那点都交代给面前的人。


蓝忘机一反常态地追根究底:“……我指信息素。”


是说气味?哪怕没有标记,Alpha和Omega结合后后者身上都应该残留些许气味,魏无羡反射性地摸了摸后颈,想起自己去瞒着温情买的成打的除味剂和抑制剂,尽量满不在乎地道:“都几天了,自然也该散了。”


蓝忘机停顿了几秒,也许更久,独处的时间无限拉长,魏无羡既想他快点说完,又想他干脆别开口,这样那个悬在空中的句号不会落下。他听到对面的吸气声,在静默的房间里如此明显,实在不像他,半晌对面的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沙哑:“和我生活,那么难受?”


魏无羡几乎是反射性地撑着桌子站起来,大声否认道:“没有!”


怎么会难受,现在回头看去,哪怕是刚刚结婚、彼此磨合的那段尴尬期,都没有丝毫不悦的回忆。


过去二十来他经常被不同的人夸会讲话,可现在像突然被人抽走这一能力,语无伦次道:“真的没有,蓝湛你人那么好,又照顾我……我给你找了很多麻烦,但是你都……像这个真人秀,你那么忙,是吧,还愿意……”


颠三倒四的话骤然停下,他搜肠刮肚组织语言时那个遥远灯光下的露台闪电般映在脑海,蓝忘机带着酒气的呼吸,克制后依然流露痛苦的表情,和那句沉闷的“很后悔”,令他后面的话都随之哽住。


——他用这个人的责任感和善良,索取的已经足够多了。


蓝忘机站起身,低着头,但语气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平淡:“知道了。后续就交给团队打理,这份协议我带走了。”


他的动作很快,拿起外套和文件就往外走,魏无羡仓促间喊到:“蓝湛!”


蓝忘机站住,没有回头,魏无羡吞咽了下,诚恳道:“我知道你帮我多少,说都说不完,可我不能因此不说,我……真的很谢谢你。”


面前的背影整个僵住,那是清晰可见的僵硬,蓝忘机握住门把手,手背青筋突现,他仍然没有回头,只近乎一字一句道:“不要对我说谢。”


魏无羡在随之响起的关门声中说不出自己什么感受,只有一个念头格外清晰——他连结尾,都结得这么糟糕。


 


那晚温情体贴地把温宁支出去住,买了很多啤酒回家,两个人在露台上喝了一瓶又一瓶。温情很久才拿啤酒瓶碰了碰他的,低声道:“会过去的,恋爱而已,还会有……”


她没能昧着良心把话说出来,像蓝忘机这样的人,真的会再有吗?


魏无羡自嘲笑笑,恋爱而已,曾几何时他也对此不以为然,觉得世上一往情深的人都自找罪受。


“结过婚打过炮,”他打开易拉罐笑着说,“单恋到我这份上,也算是功德圆满了。”


 


尽管两人的“形式婚姻”差不多划上句号,在外人眼里依旧是节目里那对模范夫夫。第二天魏无羡去录棚综时一众人都在打趣,纷纷问怎么不带蓝忘机过来。录开场时主持人也把这个问题换了个形式在摄像机前抛出来:以后还会不会一块儿上节目?魏无羡笑嘻嘻地说:“这个嘛——以后都不会上啦。”


一片失望的嘘声里他面不改色地补充:“舍不得,都让你们看完了。”


和他预料的一样,基本节目里关于他的问题三个里总有一个要和蓝忘机沾边,还得在现场大家的祝福里看回顾视频,魏无羡倒没觉得多苦情——喜欢蓝忘机是很好的,痛苦的是曾勉强这么好的人,而不是得不到他本身。


棚内空调开太足,中间休息时魏无羡找了半天从工具间旁边的后门出去透气,刚拨开隔冷的帘子出去,传来一个冷淡的声音:“魏哥。”


是林曼青,她翻出包烟抖出一根递过来:“抽吗?”


魏无羡摇头,她无所谓地叼出来自己点燃。除了他自己,这个女Alpha和闫想容配对是节目中人气最高的。他不是个八卦的人,但今天闫想容的那个“朋友”也来了,林曼青看他们的眼神实在不难猜,恐怕其他人也在心里嘀咕。魏无羡不知道哪根筋不对,也许失恋的人有胡思乱想的特权,他问:“真人秀里演情侣,对实际的感觉到底有没有影响?”
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林曼青说,“你们当演员的比我懂吧。”


魏无羡笑:“不好意思,我还没正儿八经演过感情戏。而且,有具体的角色不太一样。”


“哦对。”林曼青笑看他一眼,“因为蓝二少吧,不会有人找你演言情剧的。”


魏无羡哈哈道:“原来是这个原因。”


嗯,林曼青懒洋洋地回答:“其实吧,哪怕知道有摄像机,我要演给别人看,可那段时间里,我投注的精力,放在她身上的视线,说的话做的事,都是实打实的,在这个节目里,我就是喜欢她。这个真假怎么算?”


魏无羡把手里喝了大半的易拉罐捏了捏,林曼青抖掉烟灰,坦然道:“——何况我真不擅长这个。好不容易入的戏,哪那么容易走出来。”




-tbc-




磨了很久感觉还是这么看有点牵强,不过中间埋的暗线还不到时候圆,写完再看怎么改吧orz